颇尔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颇尔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股市隐形大鳄范日旭涉嫌6宗罪名长春受审0-【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4 18:01:21 阅读: 来源:颇尔滤芯厂家

11月底,长春中级人民法院,昔日吉林“首富”、股市隐形大鳄、泛亚系实际控制人范日旭被押上被告席。历时3天的庭审结束后,正待宣判。

检方对范日旭的指控,包括集资诈骗、欺诈发行公司企业债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合同诈骗等6宗罪。与范日旭一同出庭受审的,还有其前妻孙某以及手下干将沈某、张某等多人。

28年前,从30多个朋友手中一共借来2万元,长春缝纫机厂工人范日旭开了一个小饭馆,从此开创自己的“江湖”。随后,他下广州,闯海南,卖别墅,发债券,盖“亚洲最大的体育场”。巅峰时期,范日旭坐拥吉林轻工、北方五环、厦门国泰3家上市公司及圈内知名的泛亚信托公司,在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

在《曾经德隆》一书中,投资银行高管王世渝将范日旭这位初中还未毕业的“资本市场第一高手”,与冯仑、唐万新等人相提并论,称其为资本市场上的隐形飞机,“平安起飞、平安降落,雁过无痕”。

2006年,试图把握住新一波资本浪潮,正在谋划成立银通证券的范日旭,在最后一个关头马失前蹄。

即使在巅峰时期,范日旭似乎也很低调,低调得几乎未被公众所认识,在互联网上也很难搜索到关于他个人的信息及图片。他唯一一次在媒体上公开露面,是被警方通缉后邀请记者赴境外哭诉其“委屈”。

股市隐形大鳄是怎样炼成的?本报记者历时两周调查后,这个资本市场昔日“教父”级人物的真实面目逐渐显现。

6宗罪名

【集资诈骗、欺诈发行公司企业债券、虚报注册资本、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合同诈骗、单位行贿 】

吉林检方指控:范日旭涉嫌集资诈骗、欺诈发行公司企业债券、虚报注册资本、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合同诈骗、单位行贿这6宗罪名。细察这些罪名,几乎涵盖了一个股市大鳄所能涉及的所有罪名。

其中,集资诈骗、欺诈发行公司债券罪是指:1998年8月,吉林省计委经济政策协调处处长高应坤找到范日旭,请其帮助垫付资金以解决吉林联合置业公司到期债券无法兑付的问题。为获取更多的资金,范日旭以同意垫付资金为条件,借机要求省计委批准自己发行债券。此后,范日旭通过自己控制的关联公司长春长顺实业集团公司、白山航空发展股份公司,使用虚假材料,先后欺诈发行债券3.06亿。

合同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则分别是指:1998年7月,范日旭指示自己控制的吉林北方民航机场设施开发有限公司,虚构扫雪机业务,骗取长春市农业银行3000万元承兑汇票;2003年,范日旭指示其手下张某、李某等人,在未经银监局批准的情况下,在吉隆坡酒店召开推介会,推销一个5.1%年收益率的信托计划,并先后卖出8700多万元。

与上述四项罪名相比,虚报注册资本罪是一个较轻的罪名。作为资本市场上最常见的一个罪名,资本高手范日旭亦未幸免。检方指控,2002年9月,范日旭成立泛亚信托。为达到注册资本不少于3亿元人民币的最低要求,范日旭指示手下沈中民借款1.81亿元,分别转入其控制的海南泰海等3家公司,作为这些公司向泛亚信托的出资款。经计算,这笔资金已占全部注册资本的60%。

此外,范日旭还涉嫌单位行贿罪。在泛亚系公司的债券发行过程中曾经立下大功的处级官员高应坤,从范日旭手中以3万元低价购买了价值32万余元的长春北方五环公司原始股,获刑14年,也为范日旭再添一罪。

与范日旭一同被押上被告人席位的,还有范日旭的前妻孙某及得力手下沈某、张某等5人。据悉,范日旭与前妻孙某离异后,两人关系依然不错,一同“做事业”。此次,因协助范日旭欺诈发行债券、诈骗长春市农行3000万元承兑汇票,孙某被控欺诈发行公司企业债券、合同诈骗两宗罪名。

土地恩怨

【范日旭一案所牵涉的最高级别官员,仅止于曾任吉林省计委经济政策协调处处长的高应坤】

庭审时,身材瘦小的范日旭不失往日风范,他精神甚好,侃侃而谈,声称自己“有功而无罪”。

针对“欺诈发行公司债券罪”的指控,范日旭认为,自己与政府部门有“6·18”协议,政府没有按承诺给付地块供其滚动开发,导致其资金链断裂。同时,当时发债是为了帮助政府解决联合置业的债券兑付风波,已获政府同意。

范日旭的这一心结,媒体此前也曾有过披露:1992年6月18日,长春市政府与范日旭旗下公司签约,双方协议修建“时为亚洲最大的长春体育馆”,作为申办第九届全国冬运会的主要场馆。依此协议,范日旭负责建设体育馆的资金,长春市政府则将体育馆附近五块地交给范日旭开发。不过,围绕着这五宗土地的具体开发,范日旭与相关方面产生纠葛,10多年间始终悬而未决。

检察官当庭反驳范日旭,“即便是安排你发行债券,也没说让你用虚假材料来骗取批文吧?也没说让你贿赂官员额外多发行6000万吧?更没说让你以后不还钱了吧?”

检方出具的材料证实,利用“发新还旧”的名义,范日旭旗下的长顺公司、白航公司先后发行债券共3.06亿。其中,长顺公司发行债券1.2亿元,实际兑付约为1530万元;白航公司发行债券约1.9亿元,实际兑付约为2860万元。

此前,有媒体将范日旭落马的幕后指向了曾任吉林省政协副主席和长春市市委书记的米凤君(已被羁押)。庭审显示,范日旭一案所牵涉的最高级别官员,仅止于曾任省计委经济政策协调处处长的高应坤。

高应坤的落马颇具戏剧性。2002年,在侦办另外一起诈骗发债批文案时,吉林检方对高应坤及其副手王希义展开侦查。搜查高家时,意外发现了范日旭名下一公司的原始股票交割单,且股金已被高妻取走。恰巧高应坤为范日旭辖下公司审批过企业债券,遂撬开了高应坤的口,并将范日旭纳入视野。

范日旭一案的庭审持续了3天。素有“京城刑辩二许”之称的北京知名律师许兰亭、许昔龙受其家属委托,赴长春为范日旭和孙某做了罪轻或无罪辩护。

此后,范日旭等6人各自被带回看守所,等待最后宣判。作为长春历史上知名的经济大案,范日旭一案获得了格外的关照——范日旭及其前妻孙某、得力手下张某、沈某、李某等重要涉案人员被分别羁押在长春市的4个看守所内,以防串供。

海南起家

【他过去低调得几乎未被公众所认识,他像一架隐形飞机,平安起飞,平安降落,雁过无痕】

范日旭被单独羁押在长春市第二看守所。从这里东行10余公里,可到达长春市的平民区二道区。1951年,他出生在这里的一个普通市民家庭,有一兄一妹。

早年的范日旭,初中没毕业就去农村插队。参军退伍后,范日旭进入吉林缝纫机厂,第一个工种是翻砂工。这是工厂里最累的一个工种,范日旭本不至于干这个,但这是他自己要求的,说是要在基层锻炼自己。

离开缝纫机厂时,范日旭向30多个朋友借钱,凑了2万元开了一个小饭馆。多年以后,他多次向手下提起这段经历。他说,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集资。此后,范日旭还开过录像厅,日夜担心因所放录像涉黄被查。

投资银行家王世渝在海南和范日旭结识,并成为其早期的追随者之一。他回忆说,范日旭掘到的第一桶金是在海南的“房地产”。那时候,海南开发的热潮几乎席卷了那个年代每一个体制之外的人。南下的范日旭,号准了海南的办公热,低价租了一个老太太的民房,一签就是6年,然后出资装修成“办公别墅”,高价转租。期满后,别墅归老太太。依此复制,很多“老太太”乐开了花,范日旭也赚得盆满钵满。

第二桶金,则是1993年的股份制改革以及之后的企业改制上市。这一期间内,协调自己所认识的各种资源,范日旭先后成立了海南顺丰、海南农租两家注册资本过亿元的股份制公司。

在王世渝眼中,此时的范日旭非常进取,朋友很多。

离开范日旭之后,王世渝还先后担任过万通集团投资部总经理、德隆集团友联金融产品总部总经理,与冯仑、唐万新等资本运作高手共事。2008年,已成为知名投资专家的王世渝出版了一本名为《曾经德隆》的书。书中忆及范日旭,“可以称之为2006年以前中国资本市场的第一高手。他过去低调得几乎未被公众所认识,他像一架隐形飞机,平安起飞,平安降落,雁过无痕”。

吉林发迹

【与昔日录像厅老板担惊受怕的境遇不同,手握股份公司的巨额资金,范日旭开始向一些稀缺资源走近】

上世纪90年代初,范日旭回到长春发展。与昔日录像厅老板担惊受怕的境遇不同,手握股份公司的巨额资金,投资豪客范日旭开始向一些稀缺资源走近。

公开资料显示,范日旭在这一时期至少控制有3家上市公司。1992年7月,吉林省轻工业进出口公司(吉林轻工前身)进行股份制改造,范日旭旗下的海南顺丰联合总公司成为吉林轻工发起人之一,并通过关联公司持有上市公司控制权;1996年3月,范日旭旗下的海南农业租赁股份公司、海南华裕达实业有限公司,通过受让方式取得上市公司厦门国泰第一、第二大股东的地位;1996年7月,范日旭在长春布下的另一枚资本棋子也到了收获期,其旗下的长春长顺体育综合开发公司发起成立了长春北方五环实业股份公司,上市后筹集资金1.42亿元。

此外,范日旭还至少拥有一家信托投资公司。1997年上半年,国有信托公司转制,范日旭入主长春市农行信托公司,此为泛亚信托的前身。1999年,全国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信托公司整顿,150多家信托机构锐减为58家,泛亚公司是其中为数不多的民营信托公司之一。

范日旭有着不同于一般人的警觉。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资金意图,范日旭已基本不担任惹人注意的董事长、总经理等职位,且从不在合约上签字,多由手下代劳。因此,其资产布局秘不可闻。

在资本市场上,范日旭还有一个创举,他设立了很多隐秘的“蓄水池”公司。所谓“蓄水池”,是指控制与实际运营公司不相关的公司,用于存放资产,以免实际运行过程中因债权债务被冻结,而损失资产。此外,这类“蓄水池”公司还有在公司上市、重组过程中注入资金的远期任务。

最能成就泛亚系声名的,当属范日旭的旗舰企业——泛亚信托。作为融资平台,泛亚信托为其关联公司发行了大约3.7亿元企业债券;这批债券到期后,已通过重新登记取得信托产品经营资质的泛亚信托,将这些到期未兑付的企业债券转化为信托产品,再次延长了资金链条。

庭审资料披露,正是凭借这些复杂而精巧的资本布局,范日旭在资本市场上斩获颇丰:范日旭收购厦门国泰的壳资源后,其内只有800万元的资产。2000年,通过运作,范日旭成功脱手,得款8700万元;北方五环的壳资源虽没卖出,最终退市,但通过二级市场运作已圈了一笔大钱。此外,通过抵押公司优质资产等方式,损失也转嫁给了放贷银行;吉轻工的壳资源脱手后,为其减负近1亿元债务。

北京落网

【范日旭希望媒体为他写一本书,写他的奋斗,写他与官员的勾结,也写写他的金融帝国构想】

2003年,范日旭获得了筹建银通证券的批复。信托行业整顿后,泛亚信托的证券业务需分离,或出售,或组建新的证券公司。考虑到泛亚系公司资金紧缺,范日旭的幕僚建议,卖掉证券业务,收缩资本。沉吟半天,一贯以融资、在股票二级市场上扩张为要务的范日旭拒绝了这一提议,安排手下开始了新一场资本征程。

再精巧的财技,在无尽欲望的驱使下,也有用尽之时。

近3年的谈判过后,银通证券重组失败。监管机关清查泛亚信托资产情况,泛亚系原本紧绷的资金链条彻底断裂。范日旭财富积累过程中无法绕过的长春债券之困,终于引爆。2006年年初,出逃美国的范日旭被警方通缉。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李德林看到范日旭时,是在2006年底。见面前换了五六次地点,才最终确定了一个小餐厅。身材瘦小、衣着简单的范日旭落座后,李德林很长一段时间不能相信,对方就是股市隐形大鳄、吉林首富范日旭。直到盘问完泛亚系控股的几只股票的走势之后,他才最终确认对方身份。

范日旭希望媒体为他写一本书,写他的奋斗,写他与官员的勾结,也写写他的金融帝国构想。李德林不敢答应,因为任何一个细节无法核实,就会惹上无尽的官司。听到这一回答后,范日旭没有说话,神情落寞。

几天后,范日旭再次在菲律宾马尼拉约见另一家媒体的记者,要求澄清自己与相关部门的误会与争斗。这是他第一次在媒体上亮相,也是最后一次。

2007年10月,在北京北部的一个别墅内,自认“已摆平相关事宜而主动回国”的范日旭被吉林警方带回长春。长春,是范日旭的出生地,是他在资本市场上的发迹地,也成了他在资本市场上的落马地。

至此,曾经“雁过无痕”的这架股市“隐形飞机”宣告失事。

金华市金属粉尘爆炸测试

波峰焊回收

空气检测

隔山香

海南8吨铝合金油罐车合法改装厂家

天津市零首付的东风或解放平板车价格